金屋藏嬌知多少?

班固《漢武故事》:「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於猗蘭殿。年四歲,立為膠東王。數歲,長公主嫖抱置膝上,問曰:『兒欲得婦不?』膠東王曰:『欲得婦。』長主指左右長御百餘人,皆雲不用。末指其女問曰:『阿嬌好不?』於是乃笑對曰:『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  陳氏阿嬌者.武帝即位,以之為後.初則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琴瑟和諧.後帝情淡,更後宮”美女萬有八千”,加之阿嬌無後;帝未嘗不喜新厭舊也.元光五年,因巫蠱疑案.終廢后,其詔曰:”皇后失序,惑於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自是絕也. 後世士人有以嘆舜華易逝,有悲紅顏薄命,更有借悲阿嬌而悲己者.然叱武帝始亂終棄者.未之有也.蓋其為尊者諱乎? 李白 長門怨二首 天回北斗掛西樓, 金屋無人螢火流。 月光欲到長門殿, 別作深宮一段愁。 桂殿長愁不記春, 黃金四屋起秋塵。 夜懸明鏡青天上, 獨照長門宮裡人。   王安石《明妃曲》名句: 君不見咫尺長門閉阿嬌,人生失意無南北   ——————————————————————– Seperated Line ——————————————————————– 綠珠與金谷園 綠珠者,西晉巨富石崇愛妾也.石崇建金谷園,”清泉茂樹,眾果竹柏,藥草蔽翳”,乃藏綠珠於內.每次宴客,必命綠珠出來歌舞侑酒.趙王倫覬覦綠珠美貌,索之石崇,未許,遂派兵圍金谷園,欲誅石崇而擄綠珠.崇謂綠珠曰:我今為爾得罪。綠珠泣曰:當效死於官前。因自投於樓下而死。 宋·樂史《綠珠傳》: “蓋一婢子,不知書而能感主恩,憤不顧身。其志烈懍懍,誠足使後人仰慕歌詠也” .這完全是胡說八道.宋明理學之士,陳腐獃痴,道貌岸然,一肚子天綱倫常的狗屁東西.可由是見之. 綠珠墜樓這個典故後多用於嘆紅顏薄命,少有善終 柳永的御街行: 前時小飲春庭院。悔放笙歌散。歸來中夜酒醺醺,惹起舊愁無限。雖看墜樓換馬,爭奈不是鴛鴦伴。 朦朧暗想如花面。欲夢還驚斷。和衣擁被不成眠,一枕萬回千轉。惟有畫梁,新來雙燕,徹曙聞長嘆。 杜牧的兩首詩: 題桃花夫人廟 細腰宮裡露桃新, 脈脈無言幾度春。 至竟息亡緣底事? 可憐金谷墜樓人。 金谷園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 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   ——————————————————————– Seperated Line ——————————————————————– 關盼盼與燕子樓 徐州故張尚書(張愔)有愛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風態,張尚書每宴客,至酒酣之時,出盼盼以佐歡,客皆歡甚。…後尚書既役,歸葬東洛,而彭城有張氏舊第,第中有小樓名燕子。盼盼念舊愛而不嫁居是樓十餘年,乃幽獨而終 關盼盼獨守燕子樓,一過十餘年,曾作有《燕子樓三首》,詩云: 樓上殘燈伴曉霜,獨眠人起合歡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長。 北邙松柏鎖愁煙,燕子樓中思悄然。 自埋劍履歌塵散,紅袖香銷一十年。 適看鴻雁岳陽回,又睹玄禽逼社來。 瑤瑟玉簫無意緒,任從蛛網任從灰。 據說白居易聽說後和了三首詩: 滿窗明月滿簾霜,被冷殘燈拂卧床。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