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記

二月 二月的夜,月亮升了起來,街道上是朦朧的白晝,一個匆匆降臨的夜晚。 三月 三月的河,眼下這條河是豐盈的,但她的聲音低沉,這是她皇上—大海,微服出巡,走過鄉鄉村村。 四月 四月是最殘忍的一個月,空氣里,夾雜着丁香,把回憶和慾望,摻和在一起,又讓春雨,催促那些遲鈍的膏芽… 五月 我們這些簽署人,在上帝面前共同莊嚴立誓簽約,自願結為一民眾自治團體。 六月 浮云為我陰,悲風為我旋,直待那雪飛六月,亢旱三年啊…- – 七月 七月第一次遇見安生,是十三歲的時候… 八月是孤獨的月… —八月的下午,路上空蕩蕩的,塵土白的耀眼,在頭上,天空亮的想玻璃… —八月晴朗的一天,遇見百分百的女孩 九月 悲痛的九月,這是一個想像,你為我而虛構了它,死羊出自你的頭腦,一筆遺產。 十月 十月的樹林,涼霧中,落葉,如雨點滴滴嗒嗒 十一月 十一月,珍珠般的空氣,陽光如此明凈,你不禁把盛開的杏花尋覓,而你的心…聞到的卻是山楂苦澀的氣息。 十二月 十二月低矮的天空下,布魯列雷斯基放在這裡的巨卵,從神聖的圓頂銳利的眼眶裡,猛滴迸並出眼淚。 為什麼沒有一月?在我的頭腦里,沒有一月的句子,這是神之初始現代… 歌者立於大地。誠如此。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