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今年是天朝建朝60年,六十年前,整個世界都生存在communism的陰影下,甚至在西方,也「有那麼一些人」,「願意在歐洲或其它地方同共產黨人合作」。六十年後的今天,在世界範圍內,communism破產了,為人類所唾棄。可在天朝,一切還在延續,極權、恐怖、屠殺、罪惡、謊言—我不吝把所有醜陋的詞藻加諸其上。還有對歷史的 變樣的書寫和裝扮,以及粉飾的歌舞昇平。 Communism從1848年(歐洲革命,《共X黨宣言》)發展到今天,已被證明為經濟上不可實現,政治上走向極權,操作上泯滅人性,歷史實踐上造成無數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一代又一代人青春和生命因此被無辜空耗的一種學說。為這種學說和其主義的任何維護、辯解、改良甚至只保留其名稱的試圖都是不可接受的,是對世界近代史上所有悲劇的無視,更是對整個人類尊嚴赤裸裸的踐踏。 想起一段話: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祖先在這片新大陸上創造了一個孕育於自由的新國家,他們主張人人平等,並為此而獻身—葛底斯堡演說 這是一個真正偉大的民族和他們孕育於偉大理念的偉大國家。如果說人類歷史上有一些事情是我們真正應該記住和紀念的,它們不會是歐洲千年歷史上任何一頁,更不會是天朝血腥和屠殺的六十年;而只會屬於1620年以後,在新大陸上從無到有建立起來的自由的國家, 和它的自由的人民。 想像一下如果歷史上沒有美國: 如果沒有美國,1776年後的英國仍然從事着「侵犯一個遠方民族最神聖的生存權和自由權,誘騙他們,把他們運往另一半球充當奴隸」的罪惡行為(引文出自獨立宣言被刪節文字,但是事實。) 如果沒有亞伯拉罕林肯提出的「民有、民治、民享」理念,整個19世紀中段會顯得如此黑暗,充滿暴力和絕望。 在那次震撼了整個地球大陸的戰爭中,美國的參戰使人類免於被毀滅,也正是美國在戰後和解和歐洲復興過程中顯示的超凡的創造力和對人類文明的責任感,使歐洲從戰爭的創傷中迅速解脫出來,免於共產主義的威脅,並永久的擺脫了歐洲千年歷史上交繁不止的戰爭,暴力和叛亂。美國還以超凡的度量在其主導的戰後秩序下創造了第一個普遍而有效的國際組織。今天的一些人,在指責美國所謂霸權主義 和在國際政治中無視聯X國框架時候,請記住,美國是聯X國的母親,「聯X國的正當權力是經美國同意所授予的」;如果它不能發揮作用,美國就有權取消、越過甚至推翻聯X國。(就像「政府的正當權利是經被統治者同意所授予的」- -)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王小波先生說:中國要有自由派,就從我輩做起。啟蒙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覺得,首先要對廣大民眾說的,就是「告訴你一個真實的美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