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逝水年華

很多年以後,雅克.德.薩岡站在繁華的商業區中心,想起父親帶他去小山岡上踏青的那個遙遠下午。當時,X區還只是一片光禿禿的山丘。山上的樹已經沒了,記憶中在薩岡父親年輕時候就被砍伐乾淨了。薩岡清楚的記得,那個下午他在山上看到的情景:幾根煙囪突兀的從低矮山丘中升起,那是一個火電廠的遺迹。現在,樹沒了,山裡的媒也採光了。在混雜着暗黃和褐焦色的土地的山丘上,那幾根煙囪的形象陡然變得高大起來。雅克彷彿看到煙囪里冒出的青煙,絲絲縷縷,飄向天邊。未因柳絮因風起,他想,用來形容這個也是合適的吧… 好吧。我承認把這段話寫成了- -。。。當你年老,鬢斑,攬鏡自照,面對陌生而顯得厭惡的身體,相看無言。往事就算有再多五顏六色的波綢紋,也顯得黯淡了。你彷彿感到,寂寞不可避免的來襲。那些絢麗的記憶,全部化為「孤獨」。記憶越絢麗,感覺便越深刻。最強烈的孤獨是什麼?八月的下午,炎熱的南方小鎮,空蕩蕩的街道,塵土白的耀眼,天空亮的像灰塵。一個沉悶的下午,你坐在咖啡館裏,回想氣年少輕狂的歲月,迷戀於記憶中年輕的身體:很多年前…弗朗索瓦.薩岡、維斯瓦娃.辛波絲卡、埃米莉.迪金森和卡森.麥卡勒斯在這一刻靈魂附體,你終於知道了什麼是「孤獨」。你敞開心胸迎接。無盡的潮水把你淹沒的那一刻,你終於華麗的回歸了主的懷抱…– PS:遲到的聖瓦倫丁節祝福,各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