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和現今的極權主義政權

納粹德國(1933-1445)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1922-1991)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1949-1990) 柬埔寨共產黨政權(紅色高棉)(1975-1979) 伊拉克共和國(薩達姆政權)(1979-2003) 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齊奧塞斯庫政權)(1965-1989) 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1976-1990) 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塔利班)(1996-2001) 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1992-2003)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1948-) 蘇丹共和國(1956-) 緬甸軍政府(1962-) 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1975-) 古巴社會主義共和國(1976-)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1976-)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恐怖主義國家)(1979-) 尼泊爾聯邦民主共和國(尼泊爾共產黨毛派執政)(2008-) 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 不管有多少人士力主在人類裏面沒有超越人類的力量,然而歷史卻證明了暴政與不義必歸於滅亡,而自由與正義縱受猛烈的摧殘,終是不可抗衡的……萬國的救主是活着的。 — 班克羅夫特 在世界漫長的歷史上,只有少數幾代人在自由面臨最大威脅的時刻被賦予捍衞自由的任務。在這一責任面前我不退縮──我歡迎它。我認爲我們中間不會有人樂意與別的民族或另一代人交換位置。我們獻給這一事業的精力、信念和忠誠將照耀我們國家和一切爲它效力的人們,這火焰所發出的光芒將真正照亮全世界。 –約翰.肯尼迪

Continue reading

雜記

鳳凰出版社有套歷代名家精選集。選的是李清照,杜牧,黃庭堅等唐宋名家。我去書店找技術類書籍,順帶就買了一本「柳永集」。翻了翻,有些失望。編者執着於詞句本身含義;詞後的賞析文字也一板一眼,絲毫沒有情感流露,更無特色可言。既是如此,我幹嘛買你這個集子,直接看宋詞鑒賞辭典豈不更方便?- -說起來,這麼多年買過的、借過的、看過的詩詞集很多,然而真正有價值的極少…其中大部分只是隨便東拼西湊點「注釋」和「賞析」,集子末了再加個「年表」—然後就拿去賣錢了- – 不知怎麼由來,大約是看小說,想起杜牧一首「悵詩」: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陰子滿枝。詩有典故的。熟悉詩詞的同學大概知道。杜牧在湖州遇見某十餘歲絕色少女(大約就是「卷上珠簾總不如」那位,如此看該女子時方十三,杜牧彼時32歲),與其母約定十年後來娶。後十四年,杜牧歸,始知該女已嫁人三年,生二子。杜牧遂作此詩,聊托悵情。花開花謝,喻女子青春易逝,紅顏易衰,芳華有限,虛耗不得。古來如此,如今當也是這樣…。 突然想起幾個名字:花解語,花想容,花弄影。雲夢澤,雲想衣,雲破月。- -分別用作三姐妹/三兄弟名字,然後寫一個言情小說系列倒不錯- -呵呵,有點汗… 最近喜歡上後宮文- -抽空再把金枝欲孽看一遍。唉,一朝後宮,多少紅顏凋零之地。前人詩句寫「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那是一點虛誇沒有的。我們今天看後宮,卻是滿足自己窺視欲和內心深處的陰暗心理了。

Continue reading

編織夢幻的人,沉浸夢幻的人,夢幻破滅的人

事情是這樣的,某好友失戀了,被他一個單戀整整一年的女人徹底甩了- -。然後他心灰意冷,想去當禪宗二十八祖…本來嘛,自己一廂情願,給人當了一年免費飯票而已。既無曾經滄海,何來人面桃花?可是他到底參悟不透…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吾非有過,何被棄之?- -他不甘心,問我這個問題(>﹏<)。我於是認真思考了一下。 古時女子即使被男子拋棄,仍然痴心不改,「縱被無情棄,不能休」,如今為何反過來呢?。。 從女性的角度看,因為純情女越來越少了,女人越來越欲求不滿了- -。古代女人雖以色事夫,尚有三從四德,禮義廉恥。如今女人深諳自己身體的價值,精通取悅男人的秘術。 古時女子只要愛,如今女人想要的,是整個世界。 想像那種純古典美的女子…「妾擬將身嫁與,一生羞」,「畫眉深淺入時無」,「懶起畫峨嵋,弄妝梳洗遲」,「縴手握新橙,相對坐調笙」,…多令人憧憬和「垂涎」啊…可如今,此種女子,應該絕跡了吧…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家室」,相夫持家,自古即為女子天道。亦為人類之本性。女權主義可以摧毀一切,可以解構男權社會,可以改變女性的氣質,角色和地位。但是她改變不了女性生物本性… 可是現在社會和古代終究不同了。女子的獨立性和自由多了。然而兩性之間關係,是否更加和睦了呢?社會為其付出的成本和代價,比之以前又如何呢… 我們的整個社會文化:電影,青春連續劇,文學,流行音樂,言情小說…都在編織純愛的夢幻泡泡…直到你親自經歷,你才發現很多時候不是這樣…你沉浸在夢幻中,最後親自體驗夢幻泡泡的破滅…你終於認識到,夢幻終會破碎,因為男人還是那個男人,但女人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女人了… ……( ̄∞ ̄)

Continue reading

貓 龍貓 欲求不滿的貓 一隻特立獨行的貓 埃爾維斯.普雷斯利 雙貓記 貓女(哈莉貝瑞?) 神貓 湯姆和傑瑞 風中的貓(cat in the wind)(好吧這個算我惡搞?向前人致敬?) 突然有個疑問,當年妮可基德曼與湯姆克魯斯分手時,有沒有唱過「當愛已成往事」(When love is over)這首歌… 詩經.鄭風.叔于田: 叔于田,巷無居人。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於狩,巷無飲酒。豈無飲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適野,巷無服馬。豈無服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隨手查了一下,此詩竟赫赫有名,詩三百中,藝術價值被認第一等。在我看來,叔是一個年青男子,從詩句看是一個仰慕」叔」的懷春女子所寫。這恍惚讓我想起韋莊的那首詞,「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不比晚唐五代後男性詞人的女性口吻,詩經里的詩句,一唱三嘆,表達心意之餘卻有所遮掩;無論是由物及物,由物及心,還是由心及物。並且由於春秋之時的禮教限制,那女子斷不會說出「妾擬將身嫁與,一生羞」這樣句子。即使是晚唐五代宋初,民風稍浮,也只能憑藉某些男性詞人的摹擬,才有這樣詞句。… 末了突然想對月許願,祈禱世界和平,風調雨順,家齊國治天下平…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Continue reading

深宮二十年

雙魚座…阿佛羅迪特和厄洛斯的化身…夢幻與憂傷的星座… 托克維爾,埃米莉迪金森,薩岡,麥卡勒斯…孤獨的行者,絕世而獨立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可是,倘若它根本是沒有實在性的東西,又怎麼會爬滿虱子,千瘡百孔呢… 這就是所謂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此種境界,六祖慧能也不過如斯也。 生活和思想是分開的。是痛苦的生活、快樂的思想,還是痛苦的思想,快樂的生活呢… 對着那些憂傷的詩詞,無語凝咽,悲傷整整一個下午或是晚上,感嘆生命的蒼涼,多情自古空餘恨,人生長恨水長東… 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漠然以待,他人的痛苦也好,自己的快樂也罷。時間總是在身邊流過…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 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這樣一首普通的詩,就足以讓我心潮湧動,感慨萬分,由此聯想到無盡的蒼涼。—所以,bala bala 滴寫下了上面的文字…

Continue reading

這幾天心裏頗不寧靜。寫了兩篇文字,一篇是談平等和自由的關係;還有一篇題目叫「詩詞中的古典女性形象」(囧…)…胡亂寫的,自己看後都覺慘不忍睹…果然厚積才能薄發,蘇珊桑塔格花了三年寫出了處女作「論攝影」,雖然是薄薄一本小冊子,卻是攝影理論界至今被引用最多的著作… 於是想起我的老習慣了。無聊或是無趣的時候,想些詞語和句子,寫在紙上…亂縷愁腸紙間過… 舞 舞 舞! 黑暗中的舞者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紅。 神的孩子全跳舞… 巴黎最後的探戈 一夜魚龍舞 鄧肯 舞娘 (FE) … 晚間讀「詩經」,某頁上發現偶以前寫的批註:「有趣」兩個字。是 邶風.新台 里的一句詩: 新台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籧篨不鮮。 籧篨(qu2 chu2)是蛤蟆- -指男子容顏醜陋,心地卑劣。嫁給這樣的良人,這女子也算遇人不淑吧?都言「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豈知亦有不曾更事、乃不知愁為何物之時? 罷了,誰沒有年少輕狂過!…

Continue reading

[轉載]被背叛的遺囑

米蘭昆德拉。余中先譯 世界的非神化是現代社會的一大特殊現象。非神化並不意味着無神論,它指的是這樣一種情景:個人,有思想的自我,代替了作為萬物之本的上帝;人可以繼續保持他的信仰,去教堂跪拜,在床前禱告,然而他的虔誠從此將只屬於他的主觀世界。在描述了這一情景之後,海德格爾總結道:」諸神就這樣終於離去,留下的空白被神話的歷史學與心理學的探險所填補。」 從歷史學和心理學上探究神話和探究聖書是說:把它們變得世俗,褻瀆它們。世俗這一詞來自拉丁文profanum;原意為神廟前的地方,神廟之外。所謂褻瀆就是將聖物搬出神廟,搬到宗教之外的範圍。如果說,笑在小說空間中看不見地彌散着,那麼小說的瀆神就早已一發不可收拾。因為宗教與幽默是不能兼容的。 我從小受無神論的教育,而且一直津津樂道於此,直到有一天,我目睹基督徒受到侮辱,情況頓時起了變化。一下子,我青少年時代詼諧的無神論如同一切年輕人的幼稚行為一樣,飛逝得無處可尋。我理解我信教的朋友們,我的心中充滿激情和團結精神。有時我還陪同他們去教堂望彌撒。儘管如此,我仍然無法相信存在着一個掌握我們所有人命運的活生生的上帝。無論如何,我又能知道什麼?而他們,他們又能知道什麼?他們確信自己確信嗎?我身子坐在教堂里,心中卻懷着一種奇怪而幸福的感覺;我的不信神與他們的信神竟是那麼令人驚奇地相近。 節選自昆德拉文論集 被背叛的遺囑。應該認識到,在整個東方語境中沒有這樣的宗教觀念存在,信仰核心在於承認這樣一種力量,它超越所有世俗的存在。如果說”天不變,道亦不變”是一種恆定觀念,那麼,它充其量是為君權神授和集權統治提供道德上的依據,而基督教的本質,是反對一切世俗權力的。

Continue reading

。。。

由於學習需要(最近在讀美國與西歐歷史)。今天到市區某圖書館。想在參考閱覽室查些資料。。那圖書館閱覽室偶幾年前常去;後來頹廢/墮落了,也就很少到那裡查資料。。不過仍然經常去那兒開架書庫借書。 走進闊別多年的參考閱覽室,偶當即愣住了,面前一排排書架上赫然擺着一堆紅紅綠綠的書籍,靠近看看,呃,全部是這幾年出版的流行讀物,青春,玄幻,校園,異能小說都有,密集滴堆滿了幾排書架。數量之多,我從未在任何其他地方見過。。。而偶想找的資料—中國大百科全書,全美百科全書,不列顛百科全書….則被放在側面不起眼地橫排着的高高架子上。架子的邊緣落滿灰塵,貌似很久無人問津樣子。。偶就納悶了,啥時這圖書館的資料閱覽室變成了那些垃圾小說的樂園?貌似幾年前不是這個樣子。 可悲的是,我驚訝滴發現,這些書架上的垃圾小說,相當多本偶都完整讀過—就在這幾年。對這種YY,所謂的『青春『,做作,故作感傷以及充滿了拙劣而又愚蠢想像力的書籍,偶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會讀—就是當我相當頹廢時候。。於是乎這個事實證明的唯一一點是:偶這幾年相當頹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