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茵·兰德(Ayn Rand)

无意中发现, 这位俄裔美国小说家和哲学家的思想和我几乎完全相同 – –

引用维基里的话:

她的哲学和小说里强调个人主义的概念、理性的利己主义(“理性的私利”)、以及彻底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她相信人们必须透过理性选择他们的价值观和行动;个人有绝对权利只为他自己的利益而活,无须为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但也不可强迫他人替自己牺牲;没有任何人有权利透过暴力或诈骗夺取他人的财产、或是透过暴力强加自己的价值观给他人。

看看她在西点军校的演讲:

我可以说—这绝不是爱国的陈腔滥调,而是根基于完整的形而上学、知识论、伦理学、政治和美学的智慧基础上说,美利坚合众国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最高贵、和在最初的建国原则上唯一道德的国家。

再看看她的性别社会学观点:

她的著作里支持男女在智慧上平等的概念(举例而言,《阿特拉斯耸耸肩》里的主角Dagny Taggart是一名亲手劳动的铁路人员),她认为男人和女人在生理学上的差异是导致男女在心理学上差异的主要来源。依据她的说法:“对一个真正的女人而言,女性的本质就是英雄崇拜—寻找男人的欲望。”(1968)在一次接受花花公子杂志的采访时,兰德指出女性在心理上并不适合担任总统,并强烈反对现代的女性主义运动,尽管其运动和她的哲学观都有某些相同的目标。女性主义的作家Susan Brownmiller批评兰德为“她自己性别的背叛者”,但其他人如Camille Paglia则注意到兰德小说中“极度独立的”女英雄们都未受“传统的束缚…她们跟别人上床纯粹是因为她们想要这样做。”一些BDSM社群相当重视并支持兰德的作品,因为她在小说中提出强烈定义的性别角色、加上对于权力差异的崇拜,使得“男人在形而上学上成为主导性的性别。”

就目前来看, 几乎在所有方面(除了对形而上学观点), 我都完全赞同兰德的理论, 特别是她的政治哲学观, 对美国的态度和反传统的女性主义( – -), 需要说明的是, 对后者我同时还持有一种相反的观点, 也许你觉得是冲突的, 但我就是这样的人——混乱善良(Chaotic Good), 头衔反抗军(Rebel) – -。

Ayn 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