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 人类神经刺激与条件反射

If everything goes in a awfully way… 如果所有事情变得很无趣, 你会— 你可能想要振作, 给自己一点信心, 想想愉快和高兴的事情, 告诉自己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或 “Tomorrow will be brighter than the good old days”.或者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对自己说忧郁并非世界末日, 而是生活的一种常态. 没有必要逃避它. 或者你认为这个时候是非常好的时机, 你可以用来做那些枯燥而重复的行为, 练习或事情; 当然有可能平时就是在做这种事情, 这正是你觉得无趣的原因, 你可以(自愿或为某种状况所迫)继续下去, 直到愈来愈无趣. 作为一个利己主义者, 我相信人类是趋利避害的, 所有的心理感受都是基于生物电的神经刺激. 终有一天我们可以通过现代科学使所有人生命的每一个时刻都处于愉快状态. 如果想要描述这种状态, 你可以试着用女性性高潮过程来比较(或想像), 性器官丰富的神经末梢受到刺激并通过神经纤维传导到中枢神经, 引起快感. 未来我们可以用电刺激或其他高级科技手段达到同样效果, 类似于现在的按摩棒. 不同的是前者是非机械的, 持续的, 更加强烈的, 多种不同愉快感受的, 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而非神经末梢, 并且还可以避免性高潮的副产品(括滑肌收缩, 表皮组织充血, 腺体排出液体, […]

Continue reading

面对死亡的心理调适

“灵魂不死只有道德的确定性”—康德 “死亡并不触犯生命意志”—叔本华 “死亡是一种一直渗透到当前现在里来的势力”—雅思贝尔斯 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一定会有从对死亡懵懂无知到第一次审视死亡的认知过程。然后,在某一天,可能由于亲人的离去,或者自己亲历某个惊心动魄瞬间,你终于感到死亡并非遥不可及。从这时起到当你最终面对死亡的那一刻,对永恒生命的幻想和对未知死亡的恐惧始终缠绕在你的意识深处,直到你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那一天(身患绝症?位于即将失事的飞机上?…)。 库布勒/ 罗斯(Kuber /Ross)论述了人们面对死亡的五个心理阶段。不仅是自己,这也适用于面对他人(亲人或爱人的即将离去)死亡时的情况:否定和分离期;愤怒期;讨价还价期;抑郁期;接受(现实)期。罗斯模式是现代临终关怀理论基础。当你自己最终走向死亡的那一天(会有那么一天的),你应该到专业的临终关怀场所接受心理慰藉。诊疗师的作用是帮助你平稳的经历五个心理阶段,最终平静的面对死亡。 你将会更多经历的是,生命的消逝。从小时候心爱宠物的死亡,到成年以后不可避免面对的朋友,亲人,甚至亲密爱人的离去。你必然会悲伤、感到丧失的痛苦或拒绝接受既定结果。施奈德(Schneider)揭示了人们经历丧失(心理学概念,包括生老病死和其他造成负面情绪事件)后八个心理阶段:丧失的起初得知;试图通过坚持来限制这种得知;试图通过放弃而限制这种得知;意识到丧失程度;获得有关丧失观点;解决丧失;在发展的背景下重构丧失;把丧失转化为新的依恋。你无需了解每个阶段的详细含义。如果你不能走出持续的悲伤过程,最明智的选择是寻求心理医师的帮助,而不是去自修大学心理学课程。正如前面所说,在这里心理医师的作用不是帮你“解开心理痼疾”或“揭示心理动因”,而是帮助你完成心理状态的转变。这就是危机干预心理学,它是一个实践性和操作性很强的学科。它不强调改变人格,只重视恢复到危机前(心理)功能水平。包括集体治疗和社区治疗在内多种干预模式被使用.So ,just remember you can’t resolve all problems by yourself . (本文是我整理给自己看的笔记摘要。因为我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写这篇文章是一个简单的自我调适过程。再次强调,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困境,请咨询专业危机干预人士或心理治疗师) PS:照例做个公益AD。 800-810-1117 ,北京心理治疗中心危机干预热线。电话是西方危机干预界最常见和高效的干预方式,可是在中国还远未普及。生命无价,危机干预是某些情况下保护生命最后一道防线,应该得到人们的重视和支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