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逝水年华

很多年以后,雅克.德.萨冈站在繁华的商业区中心,想起父亲带他去小山冈上踏青的那个遥远下午。当时,X区还只是一片光秃秃的山丘。山上的树已经没了,记忆中在萨冈父亲年轻时候就被砍伐干净了。萨冈清楚的记得,那个下午他在山上看到的情景:几根烟囱突兀的从低矮山丘中升起,那是一个火电厂的遗迹。现在,树没了,山里的媒也采光了。在混杂着暗黄和褐焦色的土地的山丘上,那几根烟囱的形象陡然变得高大起来。雅克仿佛看到烟囱里冒出的青烟,丝丝缕缕,飘向天边。未因柳絮因风起,他想,用来形容这个也是合适的吧… 好吧。我承认把这段话写成了- -。。。当你年老,鬓斑,揽镜自照,面对陌生而显得厌恶的身体,相看无言。往事就算有再多五颜六色的波绸纹,也显得黯淡了。你仿佛感到,寂寞不可避免的来袭。那些绚丽的记忆,全部化为“孤独”。记忆越绚丽,感觉便越深刻。最强烈的孤独是什么?八月的下午,炎热的南方小镇,空荡荡的街道,尘土白的耀眼,天空亮的像灰尘。一个沉闷的下午,你坐在咖啡馆里,回想气年少轻狂的岁月,迷恋于记忆中年轻的身体:很多年前…弗朗索瓦.萨冈、维斯瓦娃.辛波丝卡、埃米莉.迪金森和卡森.麦卡勒斯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你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孤独”。你敞开心胸迎接。无尽的潮水把你淹没的那一刻,你终于华丽的回归了主的怀抱…– PS:迟到的圣瓦伦丁节祝福,各位。

Continue reading

天使爱美丽是谁来着?

那个美丽的法国女人…曾经依稀仿佛似乎很迷恋她来着…以致当年高考作文—我都是写她演的电影-漫长的婚约(a very long engagement)来着。那篇议论文貌似写的还行- -。 这么多年了。我连她名字都记不得了。唉。很久不看电影了…现在银屏上的法国女人们,我多半不认识吧。可是,若是评选影史上的美女,她应该入选吧。只是肯定不会排第一,因为还有个美丽的瑞典女人,她的名字我一直没忘—英格丽褒曼。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