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月

云厚雾浓,凭栏远望,月亮只看到朦胧的轮廓。没有了明月辉泽,我整个晚上都没精神,自然也失去了伤春悲秋,风花雪月的灵感和情绪。今晚什么诗词歌赋都没读,勉强看了几篇‘’古文观止‘’而已 今天就不写关于诗词的日志了- – 前几日某位仁兄在偶博客留言,如同疯狗一样对我一阵狂吠,言语粗鄙俗陋,极为无礼。这个评论自然被我删除了。伏尔泰说,我或许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像这位仁兄的行为不仅是对我的不尊重,也是对他自己天赋权力-言论自由-的不珍惜。上帝赐予每个人不可让与的若干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个体的自由意志绝对不应受到干涉-唯一的前提是:你不能侵犯别人的自由意志。竞争性和抗辩式的言论表达有助于发现‘’真理‘’,但具有‘’实际恶意‘’的言论不应受到鼓励。 侮人者,人恒侮之。

Continue reading

日志:饭否的QQ机器人貌似给腾讯K了。 月者,永远象征别离之愁绪。之所以形成这个意象,大抵有以下几点。一者,地无论南北,皆在月光倾斜之下,想着与远方的亲人同在一片月色下,互相思念,’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寄托相思之情(明月是圆的,象征对团圆的期待,这个大家都知道)。若离别的是自己爱人,则更有一种希望彼此对爱情忠贞的期待,这个意境就类似李之仪 卜算之(我住长江头):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然而这从这点还能推出另一种忧愁,即‘’弃妇‘的’怨念‘’,敦煌曲子词:夜久更阑风更紧,为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二者,宁静的夜里,唯有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四周一片清寂,往往使人感到不了抗拒的孤寂,去国怀乡,飘落天涯,与佳人天各一方的旅人内心孤独套而敏感,此情此景之下,这种感觉自当更加强烈。‘’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空夜夜心‘’,苏轼的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明月夜,短松岗。堪称其为数不多的好词之一。三者月光皎洁,清澈纯净,可象征佳人美好,或以之烘托自己情思。如诗曰: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或借助月之美好,怀念以前的美好时光,衬托出今宵凄凉(多半是明月依旧,佳人何在)欧阳修: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月只现于夜。日暮斜阳,华灯初上,离人心中苦愁才刚刚开始,少游‘’乱山何处觅行云,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一个‘’又‘’字,包含多少(接下来的)不眠之夜!’至夜已深,皓月当空,寤寐难寝,则愁甚矣。‘’明月无端,已过红楼十二间‘’,无端者,无由也,少游:‘’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为什么上天给予这个女孩子这样美貌(却让我求之不得呢 ?)。以有我之境观之,则物皆着我色彩也。明月啊,为什么每夜在天边越过,引起我的离愁别绪呢?正是‘’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天夜里2点,到窗外望望了月亮,于是写了上面东西。大抵又是‘’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吧

Continue reading

明月三五夜

昔者张生于普济寺遇崔莺莺。时莺莺方及笄有二,颜色艳异,光辉动人,生惊为天人,欲致情而无由,乃求之红娘。言其情之急切,甚不可待周公之礼也。遂授春词二首以寄莺莺。少倾,红娘复至,乃持莺莺所命彩笺,题曰 明月三五夜 待月西厢下 迎风户半开 拂墙花影动 疑时玉人来 是夕,生乃梯杏花而逾越,将见莺莺而喜骇。及至,莺莺端服严整,斥生之乱,寄淫泆之词。生自久矣而退。又四日,生临轩欲寝,红娘敛衾而至,复去。少焉,捧莺莺而来。娇羞融治,不复昔时端庄。张生飘然也。自是朝隐而入,暮隐而出,欢愉交颈翡翠合欢。同寝于西厢。又一月,生乃西之长安。后复适返。欲以文挑之莺莺,不为所应,生将去,莺莺乃谓生曰,始乱之,终弃之,固其宜也,愚不敢恨。乃拂琴,未几而哀乱,左右皆弃之,遂归其所,不复见 后生试于京,不及,遂止之。于莺莺征鸿相报,鱼素相传。乃持莺莺所致尺素,示之左右,时人多闻之。后生志绝,遂曰,天之尤物,必为云为雨。万盛之国,为其败之。是断其情。岁余,莺莺委于他人,生亦有所娶。一日,适其居,求见之,未出,乃现怨念,形之余色。将行,莺莺乃赋词以谢曰,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自是绝也。 大神公乃曰,天下男子无情,宁有如张生者乎?见其人则惊,至达济其情,始乱而终弃之。弃逾年矣,复能怨念中而忆昔日之欢。如张生者,乃可谓之无情人也。情发之于欲,一往而终。圣人忘情,其下不及情,不忍弃之而无寄于情,致之而不忍弃之,皆非无情之至也。 四月十五,明月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