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恨云愁

午后天阴沉沉的,不一会,竟哗啦啦下起雨来。 梧桐更蒹细雨。 雨打芭蕉泪空垂。 又是一阵伤感。 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如今却是追悔莫及了—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突然想起两首柳词中上面句子,后半段几乎是一字一顿念出来的。对我的意义,绝不仅是诗词而已。此恨谁知?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晓得。 雨恨云愁,江南依旧称佳丽;物是人非,而今往事难重醒。 突然想起明妃曲来,便写下吧: 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 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 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着尽汉宫衣。 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 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 君 不 见 咫 尺 长 门 闭 阿 娇,人 生 失 意 无 南 北。 昨日某表姐发来短信,说在家里蹲了一天无聊之及。立刻让我想到闺中怨妇- -于是调侃了一句“闲来懒起画峨嵋,寂寞闺阁秋欲晚”。今天自己照境,发觉已苍老许多了。唉,那个”秋欲晚”的人,应该是我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