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烈和瓦尔莉娜

一个女人, 我不记得她有没有名字…某人说过,名字只是一个代号, 玫瑰即使换个名字, 也一样芳香. 可是为了叙述, 还是给个名字吧, 瓦尔莉娜. 于是还有一个男人, 就叫安德鲁烈吧, 瓦尔莉娜的恋人.她们很少见面. 或者这样说, 每次安德鲁烈去找瓦尔莉娜时, 她总会神秘消失. 印象中有一个模糊的建筑, 很高的塔吧, 塔里很不平静, 有不死生物和杀戮. 每次亡灵来袭的时候, 瓦尔莉娜就会出现, 将黑暗力量一扫而空. 你不妨将她理解为一个高级牧师, 使用的是DC超过60的超强力驱散. 有一天, 安德鲁烈想见他的恋人, 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 他不知道瓦尔莉娜在塔的哪里, 即使知道了, 等他到的时候瓦尔莉娜也会离开.可他最后想了个办法, 我不记得这个办法究竟是什么, 但它引来了恶魔(或者是安德鲁烈故意召唤出来的, 神知道), 然后瓦尔莉娜果然出现了. 安德鲁烈没空和瓦尔莉娜说很多话, 但他确实说了几句, 我不记得那是什么了.不死生物很多, 而且还在不断出现.瓦尔莉娜不断施展强力驱散, 直到用光了所有的法术位, 可亡灵还在不断涌来. 于是塔毁灭了,安德鲁烈和瓦尔莉娜分开了.(或者是一起离开)——然后一切都结束了,黑暗生物体质不适应这个位面, 它们每次只能存在很短时间——故事也结束了. 两三天前做的梦。映像中梦里世界观非常模糊,可确实存在。

Continue reading

有梦最美,希望相随

“有梦最美,希望相随” 这是陈水扁代表民进党在2000年竞选台湾总统时的”口号”,当时民进党成功的掀起了”给民进党一个机会”民意.然而八年以后,谢长廷面对的,却是”给民进党一个惩罚“的呼声.台湾明年选举结果难以预测 呃.扯远了.这个名字和本文毫无关系 我只是随便想到的. 这几天开始强迫自己少上网,多看书学习.首先是日语,目前学到标准日本语中级上册第11课 (每册书共20课).感觉还行.标日的语法体系是混乱些,不过还能理解.另外找了本二级词汇书,600多页,等偶过几天学完上册就准备开始背. 22日要考英语六级.上次六级考了450多分,也算通过了.不过这个分数委实不高.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上次六级考试偶阅读部分得了满分 . 这次基本没有准备,考考玩玩吧V . 不过现在开始背单词,前几天曾试图背GRE单词,几天后还是决定暂时放弃,那个太难了… 现在在背大学英语 专业四级词汇 (全部共8000个) ,2~3个月内争取背完. 偶还决定拾起尘封了一年的法语。。虽然偶以前以前学过一点法语(也就勉强把大学法语教材第一册学完,第二册才看了两课),不过听力和口语几乎为0.这次偶决定一定要学好法语。。就像偶当年立志学日语一样 专业方面的。偶是计算机专业的。所以至少应该具有某些“专业素养”,不然以后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啥专业。。。现在人人都学计算机。。。 最近倒是不断在研究Linux下相关技术和开发。花些时间,我想以后会有成效的。 最近读书不多。除了一直在研究美国历史和文化外貌似没看什么东西。。 现在不比以前高中时候时间充裕,专业的人文社科学术著作没有太多时间阅读,不过还是得抽出时间,多看一些经典著作。目前打算系统学习一下社会学。这对偶美国史学习也很有帮助。 前一阵子曾计划早起跑步,后来不了了之 南京现在天气有些许冷了,跑步倒未必,不过绝对不能早上在床上睡死。以偶目前12:30~13:00睡觉来看,6:30以前必须起床。 时间有限啊 以前看到有人说:生命不息,SM不止 现在偶在加一句:有梦最美,希望相随 语无伦次的小野大神 2007-12-20T18:58:00+08:00 (这是国际ISO标准的时间存储格式,今天看HTML/CSS资料时学到的)

Continue reading

昨晚做了一个梦,记一下.

“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味道,傍晚的和风,飘渺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 这是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中的句子. 就以此引出本文. 事情的经过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荒诞不稽而又奇怪的梦,精神分析学偶是没有学好,但本人有写日记习惯.所以把这个梦记了下来. 一些细节记不清了,大致如下. 梦中的我即将参加日语二级考试,但对于听力没有把握(又或许对全部内容都没有把握),因此很担心. 这时出现了两个女孩A和B,为了叙述方便在这里我把她们称为乌拉妮娅和潘得摩斯 两个女孩显然对我都有好感(这是梦,必须认真对待,要知道我在进行精神分析),而我就梦里而言,对乌拉妮娅存在好感,但对于潘得摩斯的艳情难以抗拒. 潘得摩斯建议我在日语考试中作弊.她提出和我在答题卡上互相写对方名字,让她替我答题.她的交换是我的爱 (在这个梦里显然潘得摩斯也要参加日语考试,而且她的日语很好.但我们并不知道她是否已经获得一级或二级证书,但在这个梦里她愿意放弃这次考试来帮助我通过,她当然不可能一无所求) 这是一个与魔鬼的契约,梦里的我这样想.即使是沃坦与诸神也无法抗拒尼伯龙根指环的诱惑,我欣然接受.然而指环的代价是;我将永远失去爱情. 乌拉妮娅显然很失望,更确切的说她很伤心.在这个梦里乌拉妮娅是作为一个原型伊索尔德似的角色出现-不用担心,这不是个悲剧,而且,这只是个梦-在现实中的我看来,这是女性最伟大之处.女性和女神不同,后者是一个意像,一个遥不可及,飘渺虚无又被赋予太多意义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说,神可以是女的,女神不一定是女的,但女性从本质上说一定是女的.女性的抱负如果超出女性的范畴,那她就是在追求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必须考虑概念的意义,至少在现在,女性就是女性,作为世界客体存在 期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包括我和潘得摩斯去看考场,在那里意外的遇到了乌拉妮娅.我试图和她打招呼,但潘得摩斯粗暴的把我拉走.乌拉妮娅很慌张的离开,她似乎有什么事情. 考试的那天我在考场里看到了乌拉妮娅(之前显然我并不知道乌拉妮娅要参加这次考试,我甚至不知道她会日语,这有些出乎意料,但并非我所能控制,这是一个梦).乌拉妮娅与我坐在同一排.潘得摩斯在我前面.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潘得摩斯转身,朝我比V手势. 我魂不守舍,全然不记得考试的过程-真的,在梦里-考试结束时人群蜂拥而出,挡住了我视线,我依稀看到乌拉妮娅走向楼梯口,而潘得摩斯正向我这里靠近 这一刻有多长,我真的不知道;期间似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我现在想不起来.我不能乱写,我是在记录我的梦,不是在写小说.我只知道片刻后我冲向乌拉妮娅走下的楼梯,追上了她,从后面抱住她,对她说: “すきです。このせかいにあなただけがすきです。でかけないでくださいませんか” (实际的梦中貌似我说的是中文,但我对具体说的词句记不清了,而且我不是在写言情小说,我只是在记述梦,请允许我在这里用日文代替) 乌拉妮娅转身,抱住我.潘得摩斯恰好不合时宜的赶到,看到这一幕. 潘得摩斯有些愤怒,是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在刚才的考试中我并没有在答题卡上写潘得摩斯的名字,也就是说,我没有作弊. –这个故事到这里基本结束.最后一幕场景瞬间跳转到考试分数公布时候,我惊讶发现,我得了340分.乌拉妮娅获得400分.而潘得摩斯只有230分.我至今都不知道潘得摩斯有没有在试卷上写我的名字 ————–这个故事就此完结–假如我没有被闹钟吵醒的话,它或许还有些下文–我再次强调,这只是一个梦.我完全不记得梦中两个女孩的样貌.我甚至不知道这个梦为何会发生.这个梦有一个洪堡王子一样的结局.在加尔文宗看来,这或许是一个上帝救赎的案例.我因原罪而堕落,被魔鬼(在15~16世纪欧洲,女巫和魔鬼是同一概念)引诱而签订契约.我违反了与上帝订立的圣约.上帝应该惩罚我.但我最终得到了救赎 .–这得感谢乌拉妮娅,我的女神,或者说,我的爱.最后结局预示着上帝恩惠与圣徒永远感恩. 我将这个梦记录下来,仅仅出于我一向写日记习惯 从这个梦中目前我得到的启示有两点: 1.要学好日语.这样明年偶考二级时才不会出现梦中那种不安 2.要有爱. 以上 PS:上面我为两个女孩起的名字均为古希腊神话阿佛洛狄忒别名,有兴趣的自己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