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的光榮與夢想

現在,百度搜索「非法獻花」居然也顯示「搜索結果可能不符合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未予顯示。」外交部發言人仍然十年如一日重複著可能連她自己也知道是皇帝的新衣的話:「中國互聯網是開放的。中國政府按照國際慣例依法管理互聯網。」稱,15日Google與中國政府談判破裂,谷歌中國正式解散。

我翻出了一篇文章,是羅納德里根總統1987年在勃蘭登堡門下的演講,這是在約翰肯尼迪總統24年之後,又一位美國總統來到柏林牆,對全世界演講。里根總統在這篇演說里發出了著名的呼籲,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座牆。

演說中講到:

「五十年代,赫魯曉夫曾經預言:"我們將埋葬你們。"然而在今天的西方,我們見到的是一個自由的世界,達到的繁榮和富足水平為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在共產世界,我們則看見失敗、技術退步、健康水平下降、甚至於基本物資的匱乏–食物不足。即使在今天,蘇聯還不能糧食自給。經過這四十年,一個偉大而無可逃避的結論展示給整個世界:自由帶來繁榮。在和平合作的國家,自由取代了自古以來的仇恨。自由是勝利者。」

今天的中國情況有所不同。雖然在冰山表面下的人權壓迫、社會矛盾和財富不均已經到極其嚴重地步,這個國家仍是世界發展最快的新興市場。大多數民眾的生活水平,按照中共的話說,自「建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以來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絕不是值得驕傲的事情,要知道,1979年以後中國的高增長率是建立在極低的基準值上。當時的中國經濟連官方也承認到了崩潰的邊緣,大陸人民生活水平比起民國時期猶未不如,這之前30年,歷屆政治運動造成大量非正常人員死亡,如今美國華盛頓DC樹立了「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Earth:38°53’54.65"N,77° 0’43.41"W 或 直接搜索該詞),以紀念一億以上共產主義受難者,其中有半數多,我想,是1949年後無辜受難的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三十年就全部充滿著這樣的政治運動、人權迫害和其它文化、文明、社會的人為的多災多難。而後三十年的經濟增長則是從極低的初始點開始的,並且自始至今伴隨著極高能耗單位產值、環境污染、財富不均、機會不公和公權力階層的集體腐敗和道德淪喪。這樣的建國60年,根本談不上任何一點成就。

然而,中國仍然已成為世界上一個重要經濟體。在許多不明真相人甚至國家眼中,中國速度令人羨慕。假如事實是這樣,這將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共產主義的政治文明是與人類理想背道而馳的,迄今為止我們看到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全部政治特徵是極權統治、缺乏民主、民眾沒有基本的自由和人權。如果這樣的政治環境下也能搞好經濟,這是對整個人類價值觀的挑戰:你可以沒有人權,但你也可以發展經濟。這句話的另一種表述是,只要經濟搞的話就可以殺人。再想想,這個邏輯卻似乎可以解釋中共政權的經濟成就,那就是無視人類文明普世價值和基本人權,野蠻式、掠奪式、侵略式經濟發展。

自由世界的光榮和夢想是,已經實現的大部分歐洲和北美國家的憲政、民主和自由體制,以及把這些理念推及到全世界,幫助其它國家擺脫極權統治威脅,加入到自由的行列中。今天承擔這項任務的,不僅有美國和西方各國的政府,還包括各種NGO組織、民間力量、獨立媒體、國際組織,還有始終堅持不作惡的Google——致力於讓所有人都能自由地獲取信息。Google的Slogan中含有崇高的道德理念,並且它確實在努力踐行這一標準。人們把Google看作互聯網文明的代表,在這樣一個商業公司身上,我們看到了網路自由特徵的全部內涵,和我們追求的所有最有價值的東西。

7 Replies to “自由世界的光榮與夢想”

  1. 我個人認為 西方民主在大陸很難有所發展,這主要是因為東、西方文化和社會結構發展歷程的截然不同,我原來曾經認為中國已經完全面目全非,但是最近又似乎意識到很多東西實際上是本質的區別,幾乎無法改變,除非你抹滅掉這個民族。

  2. 當然 我覺得不是共產主義的支持者 這種畸形理論應該早點消失在地球上。

    雖然我不是特別了解民主 但我知道民主一詞的內涵很多 但如果狹義來講 目前大多數人眼裡所謂的民主主義 自由主義都不是狗皮膏藥 一貼就好 這些主義也存在很多弊端 我只能說這種民主社會並不是人類追求的最終社會形態 所以我覺得一味的去追求這種民主、自由是無腦 我們應該有更好的出路 我相信就連西方人都不會認為當下的社會制度是最好的,是所謂的終極形態。

  3. @辛未琨

    但言無妨。在我眼中,西方,特別是美國的體制代表著人類迄今為止政治實踐的最高階段。制度當然會演變、改進,但是「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概括了我們人類的所有核心價值觀,這個,我想是不變的。

    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理念是與人類價值和進步方向背道而馳的。這種畸形的理論的確應該消失。

  4. 西方有些優秀的學者誠實、正直、追求人類理想和終極價值,比如弗洛姆,比如馬克思……我覺得我們應該學習這些關注過人類命運的精英的著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