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今天拍腦袋,想出來一段話.摘錄如下

論自由,人性與開源軟體
邏輯混亂,望見諒

喬治,奧威爾在”1984″中天才的揭示了極權主義對人性與自由的最根本的侵犯.無論這種非理性的顛狂以任何形式出現,他都不可避免的顯示對人性與自由的侵犯.羅蘭夫人在走上斷頭台之前終於認識到這一點.她說的這段話時刻在我心中:”在一種以歷史理性為名義的狂暴非理性運動中,任何美好的辭藻——自由、民主都可能充當濫殺無辜的理由”.什麼是真正的自由?米歇爾福柯說:與其把自由主義看做是”一種具有一定嚴密性的學說,一種對既定目標具有一定明確性的政策追求,倒不如把它看作是對政治實踐進行批判性思考的一種方式更好”,而這,正是整個偉大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的最偉大的本質,也是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真正自由的來源. 辜鴻銘是第一個意識到真正自由與人性含義的中國人,然而他卻錯誤的走向了另一條道路.而在當代中國,在王小波去世10周年之際,我們看到整個中國民眾,仍然是”沉默的大多數”,王小波把偉大的自由主義傳統帶到了中國,但中國自由主義未來仍然”路漫漫其修遠兮”.然而,開源運動的發展使我看到了希望,我這意味著我們能夠通過另一種方式,走向真正的自由.到那個時候,我們將真正克服卡爾維諾在”我們的祖先”裡面揭示的人類有史以來的根本困境,但在這之前,我仍然將”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