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後現代主義-一種現代性危機的社會和文化觀照

最近研究西方哲學史,對黑格爾以後的19世紀哲學,特別是以克爾凱郭爾,叔本華,柏格森和尼採為代表的所謂”非理性”主義理論很感興趣.從根本上說,意志主義試圖通過非理性而消解西方文化史上根深蒂固的基督教-邏格斯傳統,以取消唯理論與經驗論對立避免近代哲學思維-存在的兩種關係匹配理論對立而導致的認識論上矛盾-在康德那裡為主體通過”先驗直觀”對”自在之物”的積極反映,在黑格爾那裡在造就了歷史上最為龐大而複雜的形而上學體系.而所有這些,在克爾凱郭爾,尼采等人看來,都是沒有價值的.
所不同的是,從這一點出發,叔本華走向消極的虛無主義,克爾凱郭爾則寄託於宗教信仰中(人類精神的第三個階段)的神秘主義與靈魂的”靜觀”.而尼采,則由此開創了”悲劇英雄”似的超人哲學道路
19世紀非理性主義者是20世紀全部哲學思想的真正起源.他們不僅直接導致了20世紀早期現代主義的放蕩與靈魂的放逐,更對20世紀後半段在全球範圍內產生巨大影響的後現代主義,有深刻的理論來源與指導作用.這裡隨便選了一篇後現代主義的文章.

朱海龍
(湖南師範大學期刊社,湖南長沙 410081)
摘 要:從後現代主義這樣一種文化和社會現實出發,認為無論人們對後現代主義的理解是多麼的泛濫、矛盾
與衝突,其形式又是怎樣的豐富而讓人難以把握,但它無法形成一個統一獨立體系,其實質只是現代性危機社會和
文化的觀照。
關鍵詞:後現代主義;現代性;現實
中圖分類號: C912. 6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022529 (2007) 0220092203
  一、後現代主義———一個難以界定的「現
實」
  後現代主義像野火一樣在全球四處蔓延,其貫穿哲學、
社會學、文學、藝術等各個學科和領域。但在中國真正捲起
後現代主義旋風的當是後現代主義「教父」美國杜克大學的
弗·傑姆遜教授,他在北大開的專題課即是《後現代主義與文
化理論》。從此之後,後現代主義傳遍了整個中國學界,而時
至今日「, 後學」並沒有因為其存在諸多的爭議和本身難以化
解的矛盾而逐漸消失,相反後現代主義作為一種「現實」不僅
僅存在於人們的文化視野與話語中,而且作為一種生活方式
也逐漸在社會中初露端倪,這個「現實」也再一次驗證了黑格
爾的「存在既是合理的;合理的也必然會存在」這樣一個話語
的狡犭吉。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一個處於傳統、現代和後工業
化時代相渾融的社會,對「後現代主義」言說的意義和理解,
學界更是眾說莫一。眾所周知,概念、原則、本質本來就是
「後現代主義」反對的對象,而這在後現代主義本身得到了很
好的踐行。在中國,有人認為後現代主義只是一個階段性的
概念,一個「運動」的概念或者批評概念,甚至僅僅只是一種
風格概念或概念形式。即便在「後現代主義」的肇源地———
西方,它也無規範可循。按照大衛格里芬的解釋,「後現代主
義是一種廣泛的情緒,而不是任何共同的教條———即一種認
為人類可以而且必須超越現代的情緒。」[1 ] (P6) 傑姆遜卻只承
認後現代主義只是一種文化描述話語,一個逐漸生成的巨大
代碼。哈桑甚至認為後現代主義是一種專事摧毀的運動,並
把它視為後現代主義的核心特徵[2 ] 。而後現代主義哲學代
表人物利奧塔德則論述到:「後現代總屬於現代的一個組成
部分⋯⋯要想成為現代作品,必須具有後現代性,因此,後現
代主義並不是現代主義的末期,而是現代主義的初始狀態,
而這種狀態是川流不息的。」[3 ] (P207)
但無論「後現代主義」多麼難以理解和把握,作為一個
「現實」本身便是它的價值之所在。「現實表明,如果使思想
水平僅僅停留在對後現代主義的現有理解上,那麼無論是拒
斥、歡迎還是揚棄都無助於對社會問題的解決。」[4 ]「在我們
的世界中,真正短缺的不是資源,不是美德,而是對現實的理
解和把握。」[5 ] (P4) 因此,儘管在中國,有人提出中國還沒有資
格配用這個摩登術語,也有人認為後現代主義在中國會雜交
出一個第三者,還有人說後現代主義在中國匆匆而過,已走
向了後現代主義之後,但是不管我們怎樣「建構」、想像它,後
現代主義作為一個社會和文化現象的「現實」是我們必須面
對並認真研究的「, 對後現代主義的盲目拒斥就象與風車作
戰,而對後現代主義盲目接受就象歡迎一個影子。」[4 ]
二、後現代主義———一個難解的謎思
對後現代主義的論述與見解則更是五彩繽紛,但萬變不
離其宗的就是:它與高揚理性、科技、民主旗幟的「現代性」的
關係。「後現代主義」消解已有的世界觀,批判現代性,認為
「現代性不僅導致世界的異化,而且導致了人的異化,人象吉
普賽人一樣生活在一個異化世界的邊緣。」[1 ] (P2) 對現代性的
批判似乎成為後現代主義的主要要義與必然選擇,也成為後
現代主義確認其身份和價值的路徑與方式。其實批判性也
一直是西方現代性發展的重要要義,且從沒有停止過,所不
同的是,後現代主義把這種批判發展到「解構」、甚至是「顛
覆」,否認基本的常識與共同理解的可能,在現代性看來不可
92
X 收稿日期:2006201215
作者簡介:朱海龍(19772) ,男,湖南東安人,湖南師範大學期刊社編輯。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理喻的觀點與形式在後現代主義者那裡卻大張旗鼓,它帶來
的新穎與刺激在學界和社會捲起一陣陣浪花,不停地拍打著
現代性累積的古老海岸。
但無論是從空間上還是從時間上考察,都不存在一個與
「後現代主義」相對應的全指的社會生存品質和樣式。「一定
數量的人們顯然相信,文化在某個時刻的斷裂已經出現,其
標誌可以從我們文化活動的整個範圍內被察覺到。然而,似
乎很少人在其根本性質與假設中斷裂的時間達成共識,更少
人在如何最充分在刻畫它對於我們的文化產品的影響的問
題上有相同的意見。[6 ] (P17)「與指稱一個歷史時期和一種類型
的社會現代性,後現代並不指稱什麼,它只是一組文化現象,
嚴格的說,即就商品社會和被公眾及私人的官僚體制理性統
治的市場而言,我們仍然生活在現代社會中。」[7 ] (P43) 如沈語
冰所說「後現代主義一天也沒有作為一種『思想現實』存在
過,而是始終作為一個『問題』存在著。」[8 ] 而且「作為一股極
端個性化的社會運動,後現代主義形成不了一個強有力的社
會變革力量。」[9] 「如果後現代主義不與科技和制度為代表的
現代性力量和解並結合,它只能停留在抽象的陰影的王國里
顧影自憐。」[4 ] 因此為了擺脫這種無奈,一直有「實用主義」傳
統的美國人又開始了一種新的嘗試,他們企圖確立一種「實
用的後現代主義」,或者常被人們稱道的「建設性後現代主
義」,這也是後現代主義者試圖尋找理論脫困的路徑之一,但
也不免給人以緣木求魚的感覺。到目前為止,人們還沒有看
到這種新的嘗試與努力能為「後現代主義」找到一個可行的
路徑與有說服力的方向。
人們也懷疑高揚反「現代性」旗幟的後現代主義其實是
現代性的一部分或者頂多只是它的另一種形式。「現代性」
的早期話語中往往已經包涵了「後現代」的一些命題,這些命
題在西方現代性的早期經典闡釋中已表現出來,如韋伯等人
因焦慮於資本主義經濟與官僚系統對生活世界加以制度化
控馭所造成的異化現象,從而引發對現代理性的推崇與批判
相互交錯的論述。因此早期現代性論述中所構成的內在張
力,正好說明「後現代」的諸多命題其實早已隱含在「現代主
義」的內在結構中,只不過在等待著爆發和顛覆其統治權的
時機而已。正如查博特(C. B. Chabot) 所說:「我們對現代主
義缺乏一個充分的、為人們普遍接受的理解,使得許多為後
現代主義所作的論辯變得似是而非,許多被冠以後現代之名
的東西,都直接來自早先的『現代性』作家。」[6 ] (P22)「他們『後
現代主義者』假設我們事實上正在目睹某種真正的後現代文
化的出現,而我想質疑這個假設。在我看來,某些被稱作後
現代主義的東西事實上是現代主義本身內部的一種晚近的
發展或衍變,這種說法至少具有同樣的似真性。」[6 ] (P27)
再次,後現代主義更容易讓人詬病的是它的方法論原
則。後現代主義與現代性「剪不斷,理還亂」的內在聯繫是後
現代主義的方法論困境的根源。後現代主義反對「決定論」,
而事實上,它不是建立在一種庸俗的社會決定論之上(比如
詹明信) ,就是建立在某些啟示錄式的獨斷論之上(比如博德
里亞) 。後現代主義反對「二元思維」,但他們卻以自己的實
踐否定了自己所確立的原則,他們在對待現代性時又不自覺
的陷入「二元思維」的陷阱,割裂兩者的內在聯繫,以反對現
代性自居,甚至為了反對而反對,從而成為一種新的語言霸
權,失去了本身的真理性和反思性。桑托爾( F. F. Centore)
就指出:「後現代主義事實上已經成為一種非官方的國教,一
種新的救世神話,具有普世的有效性,每一個好公民都必須
遵守。事實上, 不追隨這一自由共識的人犯下了叛逆
罪。」[10 ] (P10) 事實上人們正是這樣認為後現代主義者的,它們
是在以自己所反對的方式來反對自己所反對的。
  三、後現代主義———一種現代性危機的
彰顯
  後現代主義發生和發展的根源在於以現代科技為代表
的現代性推動的生產生活方式的巨變,這種現代性轉型的極
致便是鮑德里亞所稱的「消費社會」的來臨,「它巨大的轉型
力不僅使人們空前的脫離了傳統的社會秩序,而且對人們基
本生活存在的個人特徵也有重大改變。」[11 ] 正如韋伯等社會
先知所預見的現代性一方面極大的解放人類,但另一方面又
在製造自己的「囚籠」。當人類在征服自然世界的時候,突然
發現自己製造了另一個更不可把握的世界,既是齊美爾的
「客體文化」世界,這個客體文化正在如脫韁的野馬,掙脫它
的締造者,並反過來奴役他時,人們的主體安全感被剝奪,同
時他們也發現自己是多麼的無奈,就象深陷在一個泥潭中,
不能有所動作,不能反抗,只有等待死亡的來臨,否則只會加
速自己的死亡,與其看見自己一步步淪陷,還不如回歸一個
純真的「本我」,忘卻歷史、傳統、社會、他者,而以主體死亡、
慾望碎片、戲仿、甚至是精神分裂和竭斯底里為特徵的後現
代主義哲學、社會學、文學、藝術等開始迸發,它否定現代性
的一切,甚至否定自身,一切都是虛無縹緲,在「人就象沙灘
上的足跡,一個浪頭打來將無影無蹤」的無形作弄下,「上帝
死了」「, 人死了」「, 哲學死了」「, 現代性死了」,甚至說出了
「千萬別把我當人」,而對不確定性、異質性、片段性、甚至怪
誕性卻充滿了熱情,他們宣布「主體是一個語言學的約定」;
「心靈是權力碑文的表面」;「人道主義是一種唯心主義的謬
誤」;「世界以無人始,亦以無人終。」[4 ]
後現代主義在中國則更加加註了社會轉型期的普遍歷
史特徵和中國個體的歷史文化特色。在轉型期,社會的驟變
與動蕩,普遍的社會不安全感,社會集團的集體憤懣與躁動
欲等極有可能轉化為一種行動的社會情緒,這不僅僅在中
國,在歐洲,美國都曾一次次見證。不僅是從傳統向現代的
社會轉型,而且每一次生活方式的巨變和原有社會的信念體
系的崩潰它都需要尋找一種路徑來找到自己的宣洩口,這在
93
朱海龍:後現代主義———一種現代性危機的社會和文化觀照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過去表現為有組織的戰爭、革命、鬥爭,而在強大的結構化的
現代社會裡,這一切都變得不可能,因此此時它的表象則是
分散的個體的後現代主義,加上一些人的刻意的追究與裝
扮,使得它魚龍混雜,泥沙俱下,成為轉型期社會情緒彰顯的
表象和「安全閥」。在中國這種變化更為深刻緊張:在被現代
性顛覆了的整個中國社會,曾經對現代性篤信無疑,「實現現
代化」成為全社會的普遍追求與強烈願望,為此政治社會幾
乎湮滅了個體的一切自主意志「, 文化大革命」便是這種理念
和信仰在中國社會和文化領域發展的極致,結果當「文化大
革命」的理想被無情的摧毀後,被強制社會釋放出來的人們
的信仰瞬間坍塌,困惑、不安和驚懼的社會情緒開始瀰漫,而
正在這時,他們又被以世界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推進到市
場社會,市場的多變性、不安全感和非歸屬感則迅速奔襲而
來,再加上中國社會體系的不健全「, 安全閥制度」的欠缺,使
得社會情緒盲目奔騰而找不到宣洩口。在80 年代,人們還
企圖以傳統的鬥爭性手段來表達對這一切的不滿與抗爭,但
結果證明這是徒勞無益的,於是轉入了一場持久的自賤式的
對現實的對抗與反對,與當下復興的大多處於秘密狀態的宗
教一起成為對現實社會缺乏信心的人們表達存在的方式與
尋找生命解脫的路徑之一。
在中國,我們還不得不關注關於承擔在中國彰顯「後現
代主義」的一個重要群體———知識分子。中國式「後現代」思
潮的出現與西方意義上的「後現代」思潮所具有的功能作用
不完全相同,它的出現首先與中國知識分子對自身在社會生
活中角色定位的迷茫,及試圖尋求重新自我認同的道路這一
歷史背景息息相關。中國知識界的相當一部分人在上個世
紀八十年代是以啟蒙民眾的姿態扮演著「文化英雄」的角色。
但在九十年代後,一方面固守純粹學術立場的知識分子在市
場化的大潮中頓覺孤立無援,相對於自然科學而言,人文社
會科學的邊緣化,對自己所處的政治和社會地位更覺焦慮,
他們需要一套全新的理論來作為「符號」標示自己的存在與
價值;另一方面有了更多自由空間的中國知識分子也逐漸開
始了自身知識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改變與轉型,他
們不再具有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修身,齊家,平天下」的濟
世情懷,而社會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社會理想光環也逐漸在他
們的心裡褪色,他們更加強調以「自我」,甚至是「本我」為中
心的學術生活。
因此,本文從後現代主義這樣一種文化和社會現實出
發,認為無論人們對後現代主義的理解是多麼的泛濫、矛盾
與衝突,其形式又是怎樣的豐富而讓人難以把握,但我們還
是可以找到它的一個最普遍,最根本的特徵:它們來自於自
己的批判對象「現代性」上,它們不是空中樓閣,也不是海灘
上的沙塔,而是一種現代性危機的社會和文化觀照,如傑姆
遜在《後現代主義與消費社會》中所指出:「新的後現代主義
表現了晚期資本主義中新出現的社會秩序的內在真相。」[12 ]
對現代性可謂愛之愈深,恨之愈切,以致於後現代主義之價
值「不在於提出一組替代性假說,而在於表明任何建立諸如
此類知識基礎之不可能性,它的目標似乎就在對現代性的批
判和否定,對後現代社會則很少有構想和說明」[13 ] 。儘管他
們對「現代性」社會的批判,對文本和文化現象的解構與顛覆
有時候是多麼的無情與刻薄,但它的實質是對現代社會及其
生活之中的人的另一種關懷,只不過這樣一種態度轉變為無
奈、困惑和對現實的苛責或投降。它也是現代社會的一種補
充,放大了現代社會裡的另一個不引人注意的領域,提醒人
類戒驕勿躁。後現代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引起的反響已經在
促進人們反思自己的生存境況方面起到了不少的作用,在肆
無忌憚的現代性社會裡,有後現代主義這樣一種微觀的驚
醒,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參考文獻:
[1 ]  大衛·格里芬. 後現代科學———科學魅力的再現[M] . 北
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5.
[2 ]  曹天予. 科學和哲學中的後現代主義[J ] . 哲學研究,
2000 , (2) :21225.
[3 ]  讓·弗朗索瓦·利奧塔德. 後現代狀況———關於知識的
報告[M] . 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
[4 ]  陳慧平. 對後現代主義的深層解讀[J ] . 首都師範大學
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1 , (1) :33239.
[5 ]  克魯格曼. 蕭條經濟學的回歸[M] .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
出版社,1999.
[6 ]  C. Barry Chabot ,「The Problem of the Postmodernism」, in
Robert Cummings Neville , ed. , The Highroad around Mode2
rnism , Albany :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 1992.
[7 ]  波·羅斯諾. 後現代主義與社會科學[M] . 上海:上海譯
文出版社,1998.
[8 ]  沈語冰. 什麼是後現代主義( EBPOL) . 成言藝術網ht2
tp :PPwww. be – word – art. com. cnPno13Pdocument6. htm ,
2006 – 12 – 09.
[9 ]  王岳川. 後現代主義與當代中國[J ] . 唯實,1998 , (9) :
1252129.
[10 ]  F. F. Centore , Being and Becoming : A Critique of Post –
modernism. New York &London : Greenwood Press , 1991.
[11 ]  徐才. 後現代主義:「晚期資本主義的文化邏輯」及其
對於人之為人的哲學批判[J ] . 理論探討,2002 , (6) :212
24.
[12 ]  中國基礎教育網. 後現代主義———一個巨大的文化代
碼(EBPOL) . http :PPwww. cbe21. comPsubjectPchinesePhtmlP
010908P2003-01P20030104-2604. html ,2006211229.
[13 ]  鄒吉忠. 後現代社會理論的基本特徵( EBPOL) . http :PP
ks. cn. yahoo. comPquestionP? qid = 1406110104942 ,20062
12225.
( 下轉第144 頁)
94
2007 年                 湖南師範大學社會科學學報                 第2 期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作者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首先,體現在作者對《老子》
的研究方面《, 老子》自古就譽為「三玄」之首,有「佶屈聱牙」
之稱,作者在研究過程中不急功近利,不浮躁,歷時數年,集
中精力研究《老子》,通過對老子思想智慧和人文精神的咀
嚼,挖掘老子思想的領導學意義,從領導學的角度尋找老子
思想與領導工作的結合點,以平易生動的語言,深入淺出的
文風,再現老子思想,再現老子的智慧、睿智和人文精神,為
讀者的立身為人處世、為領導者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提
供參考和借鑒。正如一位專家在對《老子領導思想研究》進
行鑒定時,對該書給予極高的評價,指出「《老子領導學思想
研究》書稿的作者,對老子之學情有獨鍾,抓住老子思想的精
華,寫作了該書,很有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此書稿有
以下幾個特徵:1. 對《老子》的原意理解比較正確,不像一些
人為了某種目的,曲解原意,牽強附會,胡編亂造。這一點,
足可表明作者科研態度踏實、學風端正,也表示作者有比較
紮實的理論功底。2. 對《老子》有關領導管理內涵挖掘得比
較詳盡,與現代現實中的領導理論結合的比較自然」。
其次,體現在作者在研究中對具體問題的揭示上,如:第
七章在全面揭示老子「無為」思想對領導工作的指導作用後,
又客觀地把「無為」和「有為」的領導工作方法進行一番比較:
既充分肯定「無為」和「有為」兩者各自所涵括的合理因素,又
毫不掩飾地指出各自存在的弊端,其意就是告誡領導者,在
領導工作中應合理地把握「無為」與「有為」兩種工作方法,不
能厚此薄彼。他指出:「『無為』具有順其自然、按規律辦事的
合理性,但卻容易走上無所作為的偏路而坐失良機;『有為』
固然有不顧條件強求強取的弊端,但它卻是高度發揮人的主
觀能動性的表現。」「『無為』則在沒有經驗可借鑒、人們的認
識被局限、暫時難以認清規律的範圍內發揮作用。⋯⋯『有
為』則可以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在有經驗可資借鑒、人
們有能力認識規律、把握規律的範圍內發揮作用。」於比較中
作者指出「無為」的工作方法和「有為」的工作方法都是領導
工作實踐中所必不可少的,它們在各自的範圍內發揮作用,
相互補充而又相得益彰。引導讀者於比較和對比中更深入
地領略和把握老子思想的精髓,在領導工作中,用寓「有為」
於「無為」工作方法,求「有為」之效而避「有為」之害,把行為
的損失和代價減少到最小的限度的工作方法,這也是領導學
的最佳工作方法。作者的匠心,由此可見。
最後《, 老子領導思想研究》在安排布局上,基本做到:思
路清淅,結構嚴謹;觀點正確,立論有據;條理清晰,分析縝
密;既有中肯的理性研究與理論探討,也有理論的創見與創
新。但也存在一些不足:如對《老子》的一些消極思想未進行
全面和深入地揭示、闡述;所使用的一些案例,有的略顯單薄
和無力,需進一步精練;有的還有待於商榷,但是,瑕不掩瑜,
《老子領導思想研究》對當前現代領導工作實踐的指導,對
《老子》思想的領導學剖析及領導學理論研究,具有全新的理
論和現實啟迪意義,也有力地推動和促進領導者提高思想認
識,加強道德修養,轉變工作作風,講究工作方法和藝術,提
高工作效率。
(責任編校:李 彬)
( 上接第94 頁)
Po stmodernism
———A Reflection of Society and Culture with Modern Crisis
ZHU Hai2long
( Periodical Department , Hunan Normal University , Changsha , Hunan 410081 , China)
Abstract : Starting with postmodernism , a cultural phenomenon and social reality , this paper regards that no matter
how conflict and spread uncontrolled the people』s understandings of postmodernism are , how hard to grasp its various
forms , and it can not come into an independent system , postmodernism , however , is the reflection of the modern society
and a cultural phenomenon all the while.
Key words : postmodernism; modernity ; reality
(責任編校:茶山秋泉)
144
2007 年                 湖南師範大學社會科學學報                 第2 期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