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何其幸運

我們何其幸運 維斯瓦娃 . 辛波絲卡 我何其幸運,因為我不是氣象學家,不用知道雲彩如何形成或氣流里有什麼成分,但我卻可以用我的眼採集天邊的流雲,放在心裡細品那份最抽象的唯美。 我何其幸運,因為我也不是動物學家,我不清楚鳥到底靠什麼飛翔,我只知道陽光下那對神奇的羽翼,常常讓我感應到藍天白雲之間有天使飛過的痕迹。 我何其幸運,因為我也不是植物學家,我至今都不太明了光合作用的原理,只是會近乎固執地鍾情於那最簡單的綠,堅信再小的林子里也會有可愛的精靈。 我何其幸運,因為我也不是地質學家,用不著去精密地推算海浪需要多少年將一塊岩石變成神女的模樣,而我會超越時空地想像,黑夜裡上帝是怎樣用無形的手在別具匠心地雕琢。 我何其幸運,因為我不是需要說謊的政治家或律師,也不是要在人身上開刀的醫生,我甚至也不是開畫展前需要盤算成本的藝術家,那我是什麼?我什麼都不是,我對這個世界也一無所知,這,也許便是我的幸運所在。 我們何其幸運,無法確知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 在世界近代史上,波蘭是悲劇性的存在。從三次瓜分波蘭到1939年,但澤之爭,德國再次滅亡波蘭。因為如此,我對波蘭和它的民族並沒有太多興趣。事實上,我對波蘭民族了解僅限於兩個人:其一是弗里德里克.肖邦—在下不懂音樂,知道他完全是因為喬治.桑,當年喬治桑在巴黎與肖邦有過一段情史;另一個就是維斯瓦娃.辛波斯卡,20世紀著名女詩人,在這個浮躁的年代裡,她的詩作為這個絕望的世界帶來一絲希望,給人們乾裂的心靈灑下一滴甘露 。熱愛詩的人不一定熱愛生命,甚至可能恰恰相反,現代文學史上,我們見過太多這樣例子;而唯有熱愛生命、並能以如此美麗語言表現生命的人,才真正理解生命的美好,並引導我們熱愛、追隨它,如辛波斯卡。 如此樂觀向上生命觀的文字確實是我這個虛無主義和悲觀主義者寫的。在下承認有人格分裂。

Continue reading

從諸神年代到信仰幻滅如今

苔絲目前的惟一活動是在天黑以後,當她走進森林裡,似乎才會覺得最沒有孤獨感。她知道怎麼抓住黃昏的片刻,那時,明暗平分天色,白天里的壓抑與夜晚的牽掛相互抵消,留下絕對的心靈佔有,活著的苦痛而後降至最低。她並不害怕陰暗,她僅有的念頭似乎就是想規避人們,或者說,世界這個冰冷的生長物,整體看來很駭人,可是它的個體非但不足為懼,甚至還很可憐。 —托馬斯.哈代 這是英語文學世界裡我最喜歡的一段話。在如此美麗的文字下,再悲觀的人生觀都顯得並不突兀,甚至理所當然。經過了充滿戰爭與暴力的幾千年,這一代的人類終於贏得追求幸福的權利。然而目標與信仰卻似乎消失,生活的意義也變得明滅不定了。我們仰望諸神年代的傳說,神創造天地;我們崇拜史詩年代的宏偉,從赫拉克勒斯到羅慕盧斯兄弟(母狼哺嬰,羅馬建城);我們走過英雄時代的滄桑和壯闊;我們經歷進步時代的變革與創造;我們信仰純真年代的愛與美好。可在當今時代,我們能做什麼?痛苦的生活和痛苦的信仰,我選擇後者。而紙上流淌的那些文字,不過是一些寄託罷了XD.

Continue reading

世俗生命與神聖意義

我攀登了萬仞的高岡, 荊棘扎爛了我的衣裳, 我向飄渺的雲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見你。 我向堅硬的地殼裡掏, 搗毀了蛇龍們的老巢, 在無底的深潭裡我叫— 上帝,我聽不見你。 我在道旁見一個小孩, 活潑,秀麗,襕褸的衣衫, 他叫聲媽,眼裡亮著愛— 上帝,他眼裡有你! —徐志摩, 你們向我說:生命是難於忍受的。那麼,你們為什麼晨倨而夜恭呢? 生命是難於忍受的;那麼,不要做那茬弱的樣子吧!我們都是載著重負的雄驢、牡驢。 我們和那在一顆露珠的重壓之下而戰慄著的玫瑰苞兒,有什麼不同點呢? 這是不錯的:我們之愛生命,並不是因為我們慣於生命,而是慣於愛。 愛里總有瘋狂的成分。但是同樣的瘋狂是總有理智的成分。 在我這愛生命者看來,我覺得蝴蝶、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間的與它們相似之物,最了解幸福。 當查拉斯圖拉看見這些輕狂、美麗而好動的小靈魂,他便要流淚而歌唱起來。 我只能信仰一個會跳舞的上帝。 —弗里德里希.尼采 我願意用上面這兩段如此美麗的文字來闡述我的人生格言: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這句話既能給予世俗化解讀,又能引向更高的神聖化道德訴求。如果上帝的意義存在的話(它確實存在),那隻能指向一種世俗化的愛。然而,這種情感卻必須以神聖化的方式顯現、被解讀和被崇拜。在後現代以後的時代,這是唯一能找到價值追求途徑。是世俗與上帝,生活和信仰,存在與時間,結構與解構的統一方式,雖不完美,但唯一。而且,這句話的日文原文抑揚頓挫,充滿韻文美感。來,跟我一起念: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PS:尼采/海德格爾/德里達等人若是看到在下的這番解讀,估計會暈過去…

Continue reading

中世紀以降歐洲千年

公元1~2世紀,中國漢王朝在與匈虜人鬥爭中取得決定性勝利,突厥人被迫西遷。萊茵河以東的日耳曼民族不敵西遷的突厥人,紛紛越過萊茵河進入羅馬帝國境內。這些日耳曼人與衰落中羅馬帝國的衝突最終導致了395年羅馬帝國分裂和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史稱蠻族入侵—這也是東方和西方文明史上第一次交集。入侵的日耳曼人最終被基督教同化,—同樣的過程還將在之後千年游牧民族和農耕民族的交鋒中不斷上演—在西羅馬帝國的廢墟上建立了加洛林王朝和後來法蘭克帝國。843年(maybe),法蘭克帝國查理曼大帝加冕神聖羅馬帝國皇冠;幾十年後,他的孫子們把帝國一分為三,締造了今天法國、德國和義大利的原型。— 回顧歐洲中世紀以來的千年歷史,拿撒勒人的子孫在上帝指引下從混亂走向秩序,從野蠻走向啟蒙,從大帝國時代轉向民族國家。在這段漫長過程中,歐洲創造了現代文明的一切基本要素,承載了它的所有榮耀和輝煌。… 在下的人生格言是:關注文明與幻想。唯獨沒有現實。記得高迪的那句名言嗎?為避免失望,不受幻覺的誘惑。歷史是最值得信賴的,雖然外表朦朧多變,卻有著一貫方向。從本質上說,更加真實,可以捕捉… to be continued…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