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又見詩詞。

每到新年、春節、中秋、端午,偶都會讀詩詞,讀那些悼亡、離別、追憶的詩詞- – 。。。 女冠子(韋莊)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 別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 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虞美人(邵亨貞) 天台洞口桃開了,無奈劉郎老。 多情何苦嘆途窮,人與花枝都在暗塵中。 個人那日猶痴小。簾底秋波渺。 別來幾度見春風。應是門前花落水流東。 點絳唇(王國維) 屏卻相思,近來知道都無益。 不如拋擲,夢裡終相覓。 醒後樓台,與夢俱明滅。 西窗白,紛紛涼月,一院丁香雪。 小野大神按:靜安這首詞意韻頗深。女子自知相思無益,卻無法拋卻。好不容易在夢中聊寄心中之苦,短暫的夢醒後,面前卻是空空如也,唯有滿院白色丁香,和清涼明月,極其清冷凄幽。女子心中之苦,卻比夢前又深了一分。縱覽觀堂先生一生,於國學道路苦苦求索;時則華夏大地西風東漸,中國文化式微。自古士人有治國平天下之責,靜安先生雖學究天人,跨越中西,未嘗不為之憂心忡忡,寤寐思服也。時局之愈下,雖偶有轉機,卻如同短暫夢一般,醒後更令人悲觀沮喪。觀堂先生終其畢生苦苦堅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最終不堪重負,自沉於未名湖中,令人扼腕。此詞明寫情,實乃觀堂先生一生悲劇寫照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