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 Buscaglia

“不論大小強弱,首先我們必須做我們的工作。我們經歷了陽光和月光的沐浴,經歷了風吹雨打。我們學會了跳舞,學會了歡笑,然後死去「 這兩天看書。很枯燥的書-危機干預策略。美國人寫的心理學教材,文字活潑,但理論的東西總是很枯燥的.突然間看到了其中引的上面這段文字.當時就有奇異的感覺,閱讀過程頓時變得有意義了. 於是搜索下這段話的作者 Leo Buscaglia(利奧·巴斯卡利亞)(1924-1998) 利奧·巴斯卡利亞博士是世界著名的演說家和作家,曾任美國南加州大學特殊教育系教授,率先在大學正式開設了「愛」的課程,受到了學生和社會各階層人士的歡迎。利奧·巴斯卡利亞博士一生致力於推展廣義的「愛」,美國的大眾傳播界稱他為「擁抱博士」,他的書幾乎變成愛的聖經,他的演講幾乎變成愛的傳道。 上面這段話出自其Buscaglia著名的作品The Fall of Freddie the Leaf(一片葉子落下來)(下圖).講述一片叫弗雷迪的葉子,和它的朋友們一起,經歷了春夏秋冬,經歷了從生到死的過程。包括他面對死亡時的感悟 原文如下: “Everything dies. No matter how big or small, how weak or strong. We first do our job. We experience the sun and the moon, the wind and the rain. We learn to dance and to laugh. Then we die 此書在網上找不到完整PDF電子版。不過有一個PPT,英/繁體中文,圖文對照。內容應該是全的 對死亡的恐懼和否認貫穿於整個人類歷史過程。人們試圖用各種方式超越死亡,”從紀念碑,史詩中的英雄到總統圖書館”.更勿論宗教和信仰.蘇格拉底死前的演講代表了基督教以前思想家們對死亡的認知: 從另一角度考慮,我們就會發現很有理由認為死亡是件好事。因為死亡無非二者居其一:或虛無縹緲,冥然不覺;或如常人所云,靈魂從一個世界遷移至另一世界。倘若死後毫無知覺,死亡如沉沉酣睡,甚至不為夢所掠擾,死乃不可言喻之所得。倘若某人要挑選酣睡而不為夢所驚擾之夜,並將此夜同一生中其他日夜相比較,告訴我們有多少個日夜比此夜更美妙舒適,我想他舉不出了多少個日夜,且不說平民百姓,即便高貴的帝王也是如此。倘苦死亡本質如此,我認為死乃一得,因為永恆只不過是一夜罷了。倘若死亡僅是行往另一世界的旅程,而彼處一如人之所言,集居著所有的死者,啊,朋友們,法官們,還能有比這更美好的事情嗎? […]

Continue reading